<menu id="wo4g4"></menu>
  • <tt id="wo4g4"></tt>
    <menu id="wo4g4"><menu id="wo4g4"></menu></menu>
  • <xmp id="wo4g4">
    <u id="wo4g4"><strong id="wo4g4"></strong></u>
    <center id="wo4g4"></center><xmp id="wo4g4">
    <nav id="wo4g4"><strong id="wo4g4"></strong></nav>
    <tt id="wo4g4"></tt>

    環球今熱點:鄒麗:向海出發,探索那片深藍

    2022-10-25 10:04:00

    為了獲得海洋環境預報數據,趁著大風天氣出海做實驗;深海探礦試驗成功,激動地喝了一口來自500米深海的水……這是大連理工大學船舶工程學院80后鄒麗教授的科研日常。作為一名青年科學家,鄒麗憑著勇于創新、攻堅克難的勁頭,不斷探索那片深藍,生動詮釋著“科技是第一生產力”。


    (資料圖)

    波濤翻滾的蔚藍海面,神秘莫測的海洋深處……對大連理工大學船舶工程學院水動力研究所副所長鄒麗來說,她的“實驗室”很廣闊。

    10多年來,鄒麗扎根海洋工程環境、深海礦產資源開發利用等方面的科學研究,曾獲得中國青年科技獎、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等榮譽。她主持研發的我國首套深海礦產混輸智能裝備系統“長遠號”海試成功,成果入選2021年中國十大海洋科技進展。

    迎風起航,探索復雜海洋環境的準確預報

    從小到大,海洋一直奔涌在鄒麗的生活里。她的老家在渤海之濱——遼寧省盤錦市,用她的話講,“遛個彎都能遛到海邊”。

    “我總覺得海洋是一個神秘的地方。每當看到波濤洶涌的大海,我都很激動,想探索大海深處的更多秘密。”鄒麗說。懷著這樣的初心,本科學習數學與應用數學專業的鄒麗,畢業后在大連理工大學船舶與海洋結構物設計制造專業繼續深造,獲得博士學位并留校任教。

    “海洋是重要的運輸通道和資源寶庫,然而環境復雜多變。對海上作業人員來說,看似風平浪靜的海面,往往隱藏著巨大的危險。”鄒麗決定,將如何預測海洋環境、保障海上運輸及資源開發作業的安全進行,作為研究的主要方向之一。

    “為了獲得最為準確的數據,我們每次都要趁著大風天氣出海做實驗,在這過程中,大到各類地形參數,小到浪高儀、流速儀的具體位置,都要反復選擇、不斷優化。”鄒麗介紹,“尤其是近島礁的波浪環境時空分布不均勻,千變萬化,極不穩定,對數值計算模型提出了極高的要求。”

    就這樣,鄒麗在復雜海況的區域中,夜以繼日地觀測各類數據,大膽提出了用遠海大尺度高效計算和近島礁高精度計算模型耦合。在一次次的失敗和不懈探索后,終于成功實現對近島礁復雜海洋環境演變過程的準確預報。

    10多年來,鄒麗及其研究團隊先后揭示了災害性波浪的生成機理與長期演化規律,并順利開展了南海近島礁三維整體波浪演化模型試驗,探明了南海近島礁波浪的時空分布不均勻特征?,F在,這一重大研究成果已經服務于南海超大海洋浮體工程,為其波浪環境預報提供了關鍵性理論依據。

    深海探礦,攻克礦藏開發輸送等技術難題

    深海礦產資源豐富,深海采礦具有重要戰略意義。“比如分布在水深800米—2000米的富鈷結殼、2000米—4000米的多金屬硫化物、4000米—6000米的多金屬結核等,都是深海里的寶藏。”說起海洋中的礦產資源,鄒麗如數家珍。然而深海環境復雜多變,要想把這些寶貴的資源輸送到海面,則面臨著風、浪、流、深海內波等復雜外部作用的嚴峻考驗。

    2021年8月,鄒麗帶領團隊在南海組織實施首次深海礦產混輸智能裝備系統“長遠號”的500米深海試驗,并獲得圓滿成功。她給這項研究打了個生動形象的比喻:“我們這項技術就像用吸管吸奶茶里的珍珠,也就是先由提礦車將礦石收集起來,再通過海水將破碎后的礦產運輸上來。”

    為了這次試驗,鄒麗在海上一待就是23天。“由于技術復雜、海試難度大,500米級混輸智能裝備系統從布放、試驗到回收,最長需要連續7天不間斷作業。”然而,看到海水夾著礦粒被源源不斷地運輸上來,且所有指標都達到或超過設計要求時,鄒麗就忘記了疲憊,“我還記得當時激動地喝了一口來自500米深海的水,感覺不到海水的咸,只覺得非常甜,是喜悅的味道。”

    “長遠號”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其海試成功創造了我國深海礦產混輸智能系統海上試驗最大下放深度和最長連續穩定運行時間的紀錄,實現了我國深海礦產混輸智能化裝備技術的重大突破。

    作為該研發項目的首席科學家,鄒麗全身心投入到了深海多金屬結核提取的技術難題中,攻克了深海礦產輸送的多項核心技術,研制出多套關鍵裝備系統,喚醒了一批批“沉睡”在海底的珍貴礦藏。

    科研報國,服務海洋強國建設和經濟發展

    與大海打交道,確實很辛苦,但鄒麗說:“如今國家為我們科技工作者,特別是青年科技工作者提供了很多支撐,讓我們能夠有施展能力的舞臺,我們更加堅定了向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信心。”

    10年來,鄒麗有過許多身份,其中她尤其看重的是“鄒老師”這個稱呼。“我是一名高校教師。”在鄒麗看來,做科研是針對某個具體領域的探索深耕,而做老師則需要更完備的知識儲備,并且通過教學讓晦澀的理論生動起來,讓學生更容易掌握。

    走上教師崗位以來,鄒麗根據自己的科研方向,將理論分析、模型試驗、工程應用三者相結合,不僅認真指導各級本科生,還培養了基礎扎實、技術過硬、能力突出的高層次青年科技人才50余人。

    “科研需要時間的積累,十年磨一劍,要實現‘從0到1’挑戰巨大。因此,我們更應該踏實認真地開展技術攻關,要耐得住寂寞,堅定不移、永不放棄,為國家的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這是鄒麗時常對學生的教導,也是她一直以來踐行的理念。

    從海洋工程環境的理論研究,再到新型海洋工程裝備研發制造,鄒麗走出了一條從機理研究到技術突破,再到裝備研發的道路。“海洋是一個巨大的寶庫,希望我的研究工作能讓人們更進一步認識海洋。”現如今,鄒麗正帶領團隊繼續針對海洋資源開發開展更加深入的研究。“服務國家海洋強國建設和經濟發展,圍繞深遠海資源開發攻克關鍵技術,我們將傾盡全部力量。”鄒麗說。

    標簽: 海洋環境 深海采礦

    關閉
    新聞速遞
    饥渴人妻被快递员玩耍的视频
    <menu id="wo4g4"></menu>
  • <tt id="wo4g4"></tt>
    <menu id="wo4g4"><menu id="wo4g4"></menu></menu>
  • <xmp id="wo4g4">
    <u id="wo4g4"><strong id="wo4g4"></strong></u>
    <center id="wo4g4"></center><xmp id="wo4g4">
    <nav id="wo4g4"><strong id="wo4g4"></strong></nav>
    <tt id="wo4g4"></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