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wo4g4"></menu>
  • <tt id="wo4g4"></tt>
    <menu id="wo4g4"><menu id="wo4g4"></menu></menu>
  • <xmp id="wo4g4">
    <u id="wo4g4"><strong id="wo4g4"></strong></u>
    <center id="wo4g4"></center><xmp id="wo4g4">
    <nav id="wo4g4"><strong id="wo4g4"></strong></nav>
    <tt id="wo4g4"></tt>

    百事通!頂尖學者加盟南科大:國內科研大環境吸引我回來

    2022-10-20 20:52:25
    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22/10/20 19:54:09
    選擇字號:
    頂尖學者加盟南科大:國內科研大環境吸引我回來

     

    57歲的覃剛健,再次按下人生“重啟鍵”。今年9月,他辭去美國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翰分校終身教授、生物醫學工程系副主任的職務,全職加入南方科技大學。

    作為心血管再生醫學領域的領軍學者,覃剛健在心血管分子生物學、干細胞生物學和缺血性心臟病的病理生理學等領域完成了一系列原創性工作,還擔任了10余種SCI期刊的編委。

    但每逢“順風順水”,在舒適圈待久了,他都會“重啟”。27歲時,覃剛健就當上了武漢協和醫院主治醫師。正是如日方升之時,他卻“半路出家”,從臨床跳上了基礎科研的“船”。多年后,帶他“上船”的國際遺傳工程與生物技術中心總干事Mauro Giacca感慨道,“這是我最成功的學生之一”。

    覃剛健出色的研究得到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心臟協會和糖尿病協會等穩定的基金支持,但他仍然堅持回國。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他坦言,“很多有創造力和勤奮的學生都來自中國,國內的科研大環境深深吸引了我。”

    微信圖片_20221020181649.jpg

    覃剛健與導師Mauro Giacca教授 受訪者供圖

    “我感覺現在回來都有些晚了”

    《中國科學報》:回國前,你的研究持續得到了美國眾多科研機構的基金支持。為什么選擇回國“重啟”?

    覃剛?。?/strong>國內目前整個大的科研環境,讓我很想回來做更多的事。我有很多中國學生,他們基本都回來了,而且發展得很好。

    國內的科研導向,與你的創造性、文章的水平和基金相關。這種導向更傾向于科研的本質,創新性的產出,某種程度上比完全靠基金“生存”的導向更好。

    《中國科學報》:你為什么選擇加入南方科技大學?

    覃剛?。?/strong>做科研最看重的就是學術環境。南科大是一所很年輕、發展很快的新型大學,這里的PI和帶頭人能力都非常強,我們經?;ハ鄮椭?,一起協作,這樣的環境是千金難買的,而且深圳也是一座非常開放包容的城市。

    以前我每年都會回國多次,參加學術交流。明顯感受到國家對科研的重視和投入越來越多,還有很好的量化指標,我感覺現在回來都有些晚了。

    《中國科學報》:你在美國有著24年的科研和生活。在57歲回國,對你的家庭意味著什么?

    覃剛?。?/strong>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雖然情感上希望我留下陪伴,但他們還是希望我做感興趣的事情。

    我的太太與我的年齡和學科背景一樣,對國內外的環境都很熟悉,她很理解我的決定。我的兒子已經工作了,是一名醫生,但我的女兒還正在上高中,我在她很關鍵的時期離開了。所以,我現在每天都給家里打個電話,讓她在心理上沒有產生太大影響。

    微信圖片_20221020181700.jpg

    覃剛健 受訪者供圖

    做好基礎研究的兩個竅門

    《中國科學報》:在1995年赴意大利做博士后之前,你是一名出色的臨床大夫,為什么要“改行”到基礎研究上?

    覃剛?。?/strong>我很喜歡做臨床,27歲就當上了主治醫生。當時醫院有幾臺呼吸機一直閑置,我就開始研究呼吸機的使用,很快救治了很多極易突然死亡的病人,覺得很有意義。

    在意大利做博士后的三年里,我一直在研究分子生物學,一心想把它學好。很多側重臨床研究的,可能對細胞分子生物學不太了解;而側重基礎研究的,可能不了解病理生理學的重要性。我比較幸運,在臨床醫學和分子生物學上都得到了比較好的訓練。

    《中國科學報》:有人說做基礎科研是枯燥的,你是如何“半路出家”在基礎研究上取得碩果的?

    覃剛?。?/strong>如果不知道所做事情的意義在哪,肯定會覺得枯燥。雖然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得到一點點結果,也不會寫入教科書,但如果能指出教科書的問題,做出潛在更大的貢獻,就會覺得特別有價值。

    要說竅門,很簡單,一是“動”。要善于學習,思維開闊,職位選擇一定是對事業有幫助的,創造力更強的,而不是看哪里的工資和待遇更高一些。我很幸運在職業的道路上做了一些比較正確的舍棄和選擇。

    二是“活”,要有開放的態度。在意大利的時候,幾乎研究所的每個人我都交流過??赡茏畛醯挠⒄Z差一點,但我也不怕出丑,他們去哪我就跟著去哪,慢慢交流就越來越好了。而且開放的過程就能學會交流,學術交流非常重要。

    《中國科學報》:超重和肥胖已經近乎于“流行病”,你在這方面做過很多研究。有什么新的進展和計劃嗎?

    覃剛?。?/strong>我們在做血壓研究時發現一個特殊基因,當這個基因被去除后,老鼠的脂肪只有正常的三分之一,但脂肪的功能非常正常,只是脂肪消耗更多了。

    我們把這個基因鎖定為代謝綜合征的一個新靶點,也申請了專利,未來會嘗試開發抑制性的小分子藥物,希望對膽固醇高、冠心病、糖尿病、肥胖癥等疾病有所治療。

    微信圖片_20221020181753.jpg

    覃剛健與美國科學院院士Eric Olson在UAB 受訪者供圖

    經常鼓勵,激發學生的興趣和內在動力

    《中國科學報》:你對選擇學校和導師有什么建議?

    覃剛?。?/strong>在剛入門的時候,跟隨年輕聰明闖勁大,同時從事具體實驗的導師,往往能手把手教你,可以形成一種伙伴關系,你的收獲可能會更多。

    到了一定程度,當你擁有足夠技能,有一定獨立工作能力時,那些研究方向對未來影響力大、又有相對充足基金支持的導師,可能會為你以后走向獨立開創道路。

    《中國科學報》:你曾經培養了50多名不同職業階段的科研人員,有些已經成為心血管再生醫學領域的領軍人物。你有哪些培養人才的“秘訣”?

    覃剛?。?/strong>第一是動力,要經常鼓勵大家,讓大家意識到所做事情的重要性。當他意識到這是很光榮、有成就感的事,就會容易保持這種昂揚的精神狀態。所以我從來不逼學生,學生自己就知道該怎么做。

    第二就是要建立自由和諧的科研環境,充分發揮個人特長,團結合作,協同攻關。

    第三是關心大家的職業發展,要站在學生的角度,有針對性地往前推一把,強的地方發揚光大,弱的地方補一補,要全面培養學生的能力,及時提醒學生抓住重要的機會。

    《中國科學報》:你在招收學生時,對他們所發文章的期刊有什么要求嗎?

    覃剛?。?/strong>科研的核心是創新,判斷人才要看他做了什么,他的創新能力怎么樣。所以我比較注重他在工作中具體做了多少,文章的概念是怎么產生的,科研過程的思維是怎樣的,能否將所做的工作進行交流等等。

    《中國科學報》:對于青年科研人員,你有什么想說的?

    覃剛?。?/strong>科學是最值得做的事情,無論是對于提高自己的創造力,還是對國家的發展和整個人類的健康都很重要。另外就是要勤奮工作。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科學報、科學網、科學新聞雜志”的所有作品,網站轉載,請在正文上方注明來源和作者,且不得對內容作實質性改動;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等新媒體平臺,轉載請聯系授權。郵箱:shouquan@stimes.cn。
    <script src="/html/js/share.js" type="text/javascript"></script>
     
     打印  發E-mail給: 
        
     

    57歲的覃剛健,再次按下人生“重啟鍵”。今年9月,他辭去美國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翰分校終身教授、生物醫學工程系副主任的職務,全職加入南方科技大學。

    作為心血管再生醫學領域的領軍學者,覃剛健在心血管分子生物學、干細胞生物學和缺血性心臟病的病理生理學等領域完成了一系列原創性工作,還擔任了10余種SCI期刊的編委。


    (相關資料圖)

    但每逢“順風順水”,在舒適圈待久了,他都會“重啟”。27歲時,覃剛健就當上了武漢協和醫院主治醫師。正是如日方升之時,他卻“半路出家”,從臨床跳上了基礎科研的“船”。多年后,帶他“上船”的國際遺傳工程與生物技術中心總干事Mauro Giacca感慨道,“這是我最成功的學生之一”。

    覃剛健出色的研究得到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心臟協會和糖尿病協會等穩定的基金支持,但他仍然堅持回國。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他坦言,“很多有創造力和勤奮的學生都來自中國,國內的科研大環境深深吸引了我。”

    覃剛健與導師Mauro Giacca教授 受訪者供圖

    “我感覺現在回來都有些晚了”

    《中國科學報》:回國前,你的研究持續得到了美國眾多科研機構的基金支持。為什么選擇回國“重啟”?

    覃剛?。?/strong>國內目前整個大的科研環境,讓我很想回來做更多的事。我有很多中國學生,他們基本都回來了,而且發展得很好。

    國內的科研導向,與你的創造性、文章的水平和基金相關。這種導向更傾向于科研的本質,創新性的產出,某種程度上比完全靠基金“生存”的導向更好。

    《中國科學報》:你為什么選擇加入南方科技大學?

    覃剛?。?/strong>做科研最看重的就是學術環境。南科大是一所很年輕、發展很快的新型大學,這里的PI和帶頭人能力都非常強,我們經?;ハ鄮椭?,一起協作,這樣的環境是千金難買的,而且深圳也是一座非常開放包容的城市。

    以前我每年都會回國多次,參加學術交流。明顯感受到國家對科研的重視和投入越來越多,還有很好的量化指標,我感覺現在回來都有些晚了。

    《中國科學報》:你在美國有著24年的科研和生活。在57歲回國,對你的家庭意味著什么?

    覃剛?。?/strong>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雖然情感上希望我留下陪伴,但他們還是希望我做感興趣的事情。

    我的太太與我的年齡和學科背景一樣,對國內外的環境都很熟悉,她很理解我的決定。我的兒子已經工作了,是一名醫生,但我的女兒還正在上高中,我在她很關鍵的時期離開了。所以,我現在每天都給家里打個電話,讓她在心理上沒有產生太大影響。

    覃剛健 受訪者供圖

    做好基礎研究的兩個竅門

    《中國科學報》:在1995年赴意大利做博士后之前,你是一名出色的臨床大夫,為什么要“改行”到基礎研究上?

    覃剛?。?/strong>我很喜歡做臨床,27歲就當上了主治醫生。當時醫院有幾臺呼吸機一直閑置,我就開始研究呼吸機的使用,很快救治了很多極易突然死亡的病人,覺得很有意義。

    在意大利做博士后的三年里,我一直在研究分子生物學,一心想把它學好。很多側重臨床研究的,可能對細胞分子生物學不太了解;而側重基礎研究的,可能不了解病理生理學的重要性。我比較幸運,在臨床醫學和分子生物學上都得到了比較好的訓練。

    《中國科學報》:有人說做基礎科研是枯燥的,你是如何“半路出家”在基礎研究上取得碩果的?

    覃剛?。?/strong>如果不知道所做事情的意義在哪,肯定會覺得枯燥。雖然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得到一點點結果,也不會寫入教科書,但如果能指出教科書的問題,做出潛在更大的貢獻,就會覺得特別有價值。

    要說竅門,很簡單,一是“動”。要善于學習,思維開闊,職位選擇一定是對事業有幫助的,創造力更強的,而不是看哪里的工資和待遇更高一些。我很幸運在職業的道路上做了一些比較正確的舍棄和選擇。

    二是“活”,要有開放的態度。在意大利的時候,幾乎研究所的每個人我都交流過??赡茏畛醯挠⒄Z差一點,但我也不怕出丑,他們去哪我就跟著去哪,慢慢交流就越來越好了。而且開放的過程就能學會交流,學術交流非常重要。

    《中國科學報》:超重和肥胖已經近乎于“流行病”,你在這方面做過很多研究。有什么新的進展和計劃嗎?

    覃剛?。?/strong>我們在做血壓研究時發現一個特殊基因,當這個基因被去除后,老鼠的脂肪只有正常的三分之一,但脂肪的功能非常正常,只是脂肪消耗更多了。

    我們把這個基因鎖定為代謝綜合征的一個新靶點,也申請了專利,未來會嘗試開發抑制性的小分子藥物,希望對膽固醇高、冠心病、糖尿病、肥胖癥等疾病有所治療。

    覃剛健與美國科學院院士Eric Olson在UAB 受訪者供圖

    經常鼓勵,激發學生的興趣和內在動力

    《中國科學報》:你對選擇學校和導師有什么建議?

    覃剛?。?/strong>在剛入門的時候,跟隨年輕聰明闖勁大,同時從事具體實驗的導師,往往能手把手教你,可以形成一種伙伴關系,你的收獲可能會更多。

    到了一定程度,當你擁有足夠技能,有一定獨立工作能力時,那些研究方向對未來影響力大、又有相對充足基金支持的導師,可能會為你以后走向獨立開創道路。

    《中國科學報》:你曾經培養了50多名不同職業階段的科研人員,有些已經成為心血管再生醫學領域的領軍人物。你有哪些培養人才的“秘訣”?

    覃剛?。?/strong>第一是動力,要經常鼓勵大家,讓大家意識到所做事情的重要性。當他意識到這是很光榮、有成就感的事,就會容易保持這種昂揚的精神狀態。所以我從來不逼學生,學生自己就知道該怎么做。

    第二就是要建立自由和諧的科研環境,充分發揮個人特長,團結合作,協同攻關。

    第三是關心大家的職業發展,要站在學生的角度,有針對性地往前推一把,強的地方發揚光大,弱的地方補一補,要全面培養學生的能力,及時提醒學生抓住重要的機會。

    《中國科學報》:你在招收學生時,對他們所發文章的期刊有什么要求嗎?

    覃剛?。?/strong>科研的核心是創新,判斷人才要看他做了什么,他的創新能力怎么樣。所以我比較注重他在工作中具體做了多少,文章的概念是怎么產生的,科研過程的思維是怎樣的,能否將所做的工作進行交流等等。

    《中國科學報》:對于青年科研人員,你有什么想說的?

    覃剛?。?/strong>科學是最值得做的事情,無論是對于提高自己的創造力,還是對國家的發展和整個人類的健康都很重要。另外就是要勤奮工作。

    標簽:

    關閉
    新聞速遞
    饥渴人妻被快递员玩耍的视频
    <menu id="wo4g4"></menu>
  • <tt id="wo4g4"></tt>
    <menu id="wo4g4"><menu id="wo4g4"></menu></menu>
  • <xmp id="wo4g4">
    <u id="wo4g4"><strong id="wo4g4"></strong></u>
    <center id="wo4g4"></center><xmp id="wo4g4">
    <nav id="wo4g4"><strong id="wo4g4"></strong></nav>
    <tt id="wo4g4"></tt>